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中华周易文化研究院

网址:www.zhzywh.com ,tel.13714553011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孙启泰风水老师:《抱朴子》外篇·逸民(1)  

2018-06-27 10:27:09|  分类: 历史/文化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【原 文】

抱朴子曰:余昔游乎云台之山,而造逸民,遇仕人在焉。仕人之言曰:“明明在上,总御八紘,华夷同归,要荒服事;而先生游柏成之遐武,混群伍於鸟兽。然时移俗异,世务不拘,故木食山栖,外物遗累者,古之清高,今之逋逃也。君子思危於未形,绝祸於方来,无乃去张毅之内热,就单豹之外害,畏盈抗虑,忘乱群之近忧,避牛迹之浅崄,而堕百仞之不测,违濡足之泥泾,投炉冶而不觉乎?”

【译 文】

抱朴子说:“我以前到云台山游历,并到一位隐逸者那里拜访,遇到一位做官的人在那儿。这位做官的人说:‘贤明的君主在上,统御着四面八方很远的地方,华夏和四夷同归其版图,极远处都来臣服奉事;而先生却去寻游柏成子高的遥远足迹,与鸟兽为伍。但是时代已经前进,风俗已经变化,社会追求的是不受约束。因此以野树的果实充饥,在山中居住,抛却身外之物的拖累,古代认为是清高,现在认为是逃避。君子考虑危险是在它没形成的时候,杜绝祸患应在它到来之前,岂不是去掉了张毅的内心焦灼,而走向单豹被虎吃掉的危险境地;害怕盈满而思虑遥远,却忘记了惑乱百姓的忧患就在眼前;避开了牛蹄窝的小小危险,却堕入万丈的深渊;躲开能把脚沾湿的泥水之地,却落进冶炼的炉子而没觉察吗?’

 

【原 文】

逸民答曰:“夫锐志於雏鼠者,不识驺虞之用心;盛务於庭粒者,安知鸳鸾之远指?犹焦螟之笑云鹏,朝菌之怪大椿,坎蛙之疑海鳖,井蛇之嗤应龙也。子诚喜惧於劝沮,焉识玄旷之高韵哉!吾幸生於尧舜之世,何忧不得此人之志乎!”

文】

隐居者回答说:‘迫切地去获取小老鼠的,理解不了义兽驺虞的用心;全力去追求庭院中的米粒的,怎么能知道凤凰的远大目标呢?就像是微小的焦螟嘲笑云中的大鹏,短命的朝菌骇怪长寿的小椿,小坑里的青蛙疑惑海中的巨鳖,鱼和蛇嗤笑有翅的应龙一样。您确实喜欢耸人听闻地进行鼓励和阻止,哪里能理解旷远开阔的高尚神韵呢!我有幸生活在尧舜一样的时代,怎么会忧虑不能获得这些人的思想呢?’

 

【原 文】

仕人曰:“昔狂狷华士义不事上,隐於海隅,而太公诛之。吾子沈遁,不亦危乎?”

文】

为官者说:‘从前狂狷、华士自觉正义而不奉事国君,隐居在海边,而太公吕尚杀了他们。您坚决隐逸不仕,不也很危险吗?’

 

【原 文】

逸民曰:“吕尚长於用兵,短於为国,不能仪玄黄以覆载,拟海岳以博纳,褒贤贵德,乐育人才;而甘於刑杀,不修仁义,故其劫杀之祸,萌於始封,周公闻之,知其无国也。夫攻守异容,道贵知变,而吕尚无烹鲜之术,出致远之御,推战陈之法,害高尚之士,可谓赖甲胄以完刃,又兼之浮泳,以射走之仪,又望求之於准的者也。

文】

隐忧者说:‘吕尚长于用兵打仗,而短于治理国家,不能效法玄天黄地来覆盖天下和托载万物,模仿大海和高山来广泛接纳人才,褒奖贤者,尊崇仁人,乐于培育人才;而甘心于刑罚杀戮,不修治仁义;因此他用威胁和杀害造成祸患,是从他开始分封到齐国就萌芽的,周公听说了,知道他们将来会失掉国家。夺取江山和保住社稷情况是不一样的,道的可贵之处在于知道变化,而吕尚没有治理国家的办法,缺乏可使马跑远路的御马之术,将列阵打仗的方法推而广之,杀害高尚的士人,可以说与依赖甲胄来抵挡刀剑,又想穿着它去游泳;用箭去射飞快移动的箭靶,又要求射中靶心是一样的。’

孙启泰风水老师:《抱朴子》外篇·逸民(1) - 堪舆老师孙启泰 - 孙启泰风水大师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