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中华周易文化研究院

网址:www.zhzywh.com ,tel.13714553011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孙启泰风水老师:《抱朴子》内篇·勤求(1)  

2018-03-23 14:56:15|  分类: 历史/文化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孙启泰风水老师:《抱朴子》内篇·勤求(1) - 堪舆老师孙启泰 - 孙启泰风水大师

【原 文】

抱朴子曰:“天地之大德曰生,生好物者也。是以道家之所至秘而重者,莫过乎长生之方也。故血盟乃传,传非其人,戒在天罚。先师不敢以轻行授人,须人求之至勤者,犹当拣选至精者乃教之,况乎不好不求,求之不笃者,安可衒其沽以告之哉?其受命不应仙者,虽日见仙人成群在世,犹必谓彼自异种人,天下别有此物,或呼为鬼魅之变化,或云偶值於自然,岂有肯谓修为之所得哉?苟心所不信,虽令赤松王乔言提其耳,亦当同以为妖讹。然时颇有识信者,复患於不能勤求明师。夫晓至要得真道者,诚自甚稀,非仓卒可值也。然知之者,但当少耳,亦未尝绝於世也。由求之者不广不笃,有仙命者,要自当与之相值也。然求而不得者有矣,未有不求而得者也。世閒自有奸伪图钱之子,而窃道士之号者,不可胜数也。然此等复不谓挺无所知也,皆复粗开头角,或妄沽名,加之以伏邪饰伪,而好事之徒,不识其真伪者,徒多之进问,自取诳惑,而拘制之,不令得行,广寻奇士异人,而告之曰,道尽於此矣。以误於有志者之不少,可叹可恚也。或闻有晓消五云、飞八石、转九丹、冶黄白、水琼瑶、化朱碧、凝霜雪於神炉、采灵芝於嵩岳者,则多而毁之曰,此法独有赤松王乔知之,今世之人而云知之者,皆虚妄耳。则浅见之家,不觉此言有诈伪而作,便息远求之意。悲夫,可为慨叹者也!凌晷飙飞,暂少忽老,迅速之甚,谕之无物,百年之寿,三万馀日耳。幼弱则未有所知,衰迈则欢乐并废,童蒙昏耄,除数十年,而险隘忧病,相寻代有,居世之年,略消其半,计定得百年者,喜笑平和,则不过五六十年,咄嗟灭尽,哀忧昏耄,六七千日耳,顾眄已尽矣,况於全百年者,万未有一乎?谛而念之,亦无以笑彼夏虫朝菌也。盖不知道者之所至悲矣。里语有之:人在世閒,日失一日,如牵牛羊以诣屠所,每进一步,而去死转近。此譬虽丑,而实理也。达人所以不愁死者,非不欲求,亦固不知所以免死之术,而空自焦愁,无益於事。故云乐天知命,故不忧耳,非不欲久生也。姬公请代武王,仲尼曳杖悲怀,是知圣人亦不乐速死矣。俗人见庄周有大梦之喻,因复竞共张齐死生之论。盖诡道强达,阳作违抑之言,皆仲尼所为破律应煞者也。今察诸有此谈者,被疾病则遽针灸,冒危险则甚畏死。然末俗通弊,不崇真信,背典诰而治子书,若不吐反理之巧辨者,则谓之朴野,非老庄之学。故无骨殖而取偶俗之徒,遂流漂於不然之说,而不能自返也。老子以长生久视为业,而庄周贵於摇尾涂中,不为被网之龟,被绣之牛,饿而求粟於河侯,以此知其不能齐死生也。晚学不能考校虚实,偏据一句,不亦谬乎?且夫深入九泉之下,长夜罔极,始为蝼蚁之粮,终与尘壤合体,令人怛然心热,不觉咄嗟。若心有求生之志,何可不弃置不急之事,以修玄妙之业哉?其不信则已矣。其信之者,复患於俗情之不荡尽,而不能专以养生为意,而营世务之馀暇而为之,所以或有为之者,恒病晚而多不成也。凡人之所汲汲者,势利嗜欲也。苟我身之不全,虽高官重权,金玉成山,妍艳万计,非我有也。是以上士先营长生之事,长生定可以任意。若未昇玄去世,可且地仙人閒。若彭祖老子,止人中数百岁,不失人理之懽,然後徐徐登遐,亦盛事也。然决须好师,师不足奉,亦无由成也。昔汉太后从夏侯胜受尚书,赐胜黄金百斤,他物不可胜数。及胜死,又赐胜家钱二百万,为胜素服一百日。成帝在东宫时,从张禹受论语。及即尊位,赐禹爵关内侯,食邑千户,拜光禄大夫,赐黄金百斤。又迁丞相,进爵安昌侯。年老乞骸骨,赐安车驷马,黄金百斤,钱数万。及禹疾,天子自临省之,亲拜禹床下。章帝在东宫时,从桓荣以受孝经。及帝即位,以荣为太常上卿。天子幸荣第,令荣东面坐,设几杖。会百官及荣门生生徒数百人,帝亲自持业讲说。赐荣爵关内侯,食邑五千户。及荣病,天子幸其家,入巷下车,抱卷而趋,如弟子之礼。及荣薨,天子为荣素服。凡此诸君,非能攻城野战,折冲拓境,悬旌效节,祈连方,转元功,骋锐绝域也。徒以一经之业,宣传章句,而见尊重,巍巍如此,此但能说死人之馀言耳。帝王之贵,犹自卑降以敬事之。世閒或有欲试修长生之道者,而不肯谦下於堪师者,直尔蹴迮,从求至要,宁可得乎?夫学者之恭逊驱走,何益於师之分寸乎?然不尔,则是彼心不尽;彼心不尽,则令人告之不力;告之不力,则秘诀何可悉得邪?不得已当以浮浅示之,岂足以成不死之功哉?亦有人皮肤好喜,而信道之诚,不根心神,有所索欲,阳为曲恭,累日之閒,怠慢已出。若值明智之师,且欲详观来者变态,试以淹久,故不告之,以测其志。则若此之人,情伪行露,亦终不得而教之,教之亦不得尽言吐实,言不了则为之无益也。陈安世者,年十三岁,盖灌叔本之客子耳,先得仙道。叔本年七十皓首,朝夕拜安世曰,道尊德贵,先得道者则为师矣,吾不敢倦执弟子之礼也。由是安世告之要方,遂复仙去矣。夫人生先受精神於天地,後禀气血於父母,然不得明师,告之以度世之道,则无由免死,凿石有馀焰,年命已凋颓矣。由此论之,明师之恩,诚为过於天地,重於父母多矣,可不崇之乎?可不求之乎?”

文】

抱朴子说道:“天地的大功德是使万物生息不止,使万物生息不止就是对事物有情有义。这是因为道家最为珍贵爱惜的,没有比获得长生的方法更重要了。所以要歃血成盟,方可传授,如果传给不合适的人,便会犯禁,受上天的惩罚。先辈师傅轻易不敢传给弟子,必须有人十分勤奋地求道,还要从中选出非常志诚的人,才能传授给他。何况那些不爱好,不追求,追求了,但不坚定的人,怎可自我炫耀将他们得到的长生的方法告诉他们呢?那些受命不该成仙的人,即使是天天看到仙人们成群结队到人间来,还是会认为他们是属于异种人类,天下另外存在这种人物,有的人则大呼小吃说这些是由鬼挽救变化而来的。有的人认为他们是偶然顺应了自然,哪肯承认他们是修炼得道的人呢?内心如果不信仙道,即便让赤松子、王子乔对他们当面传授仙法,他们仍会认为与妖言邪说相同。但常会有了解并相信仙道的人,又担忧不能勤奋寻求明师。通晓至理要言,而获得真正道术的人,的确十分稀少,也非一时就能遇到的。但知道的人,只是少见而已,并没有在世上绝种。因为追求明师的人不广泛诚心地去寻找,有仙命的人,得要的是自己当主动和明师会面。因此,寻找而得不到明师的情况是存在的。从没有不寻找而能得到明师的。世间自然会有奸邪诈伪,贪图钱财,窃取道士名号的人,这种人多得数不胜数。而这些人也并非一无所知,他们也都对道术粗通一二。有的是妄自沽名钓誉,加上可以隐藏邪恶,掩饰虚伪,好事之徒和不明真伪的人,又都徒劳地前去请教,自行去受骗,反被对方禁锢起来,不许随意行动,到处找些奇异人物,然后告诉来学之人,道术全都在这位师傅这里了,因此被耽误了有志之士为数不少,这实在可叹可气。有些人风闻得道的人,能销熔五色云母,飞制八种药石,调制九转丹砂,冶制黄金白银,溶制琼瑶美玉,化制朱液碧浆,凝结霜雪在神炉中,在嵩岳采摘灵芝,就群起诋毁他说,这些法术唯有赤松子、王子乔能知道,当代人士说知道的,金属妄造虚设。于是见少识浅的人,不能辨别这些言论是诈伪构的作法,而弃绝了远访明师的意念,这是多么可悲、令人感慨的事啊!上天的时光像狂风般飞逝,短暂的年轻光景,很快就会衰老,这种变化之迅速,是别的东西无法相比的。一百岁的寿命,不过才三万多天而已。年幼之时是一无所知,到年老衰迈则欢乐全部废止,幼童、衰老,已占去了几十年,而险难,病患,代代都有,连绵不绝,人活在世上的年岁,太约要减少一半,假设有人活到百岁,欢乐嬉笑平静详和的日子不过五六十年,悲叹感慨通通除去,哀愁忧虑直到衰老,剩下也不过六七千天而已,转瞬间就会用尽,何况能活百岁之人,万人之中不一定有一个呢?认真想想,就没有理由再嘲笑那些夏虫和朝菌了,因为不懂道术的人才是最可悲的。俚语中有句话说,人活在世上,过一天少一天,像被牵到屠宰场的牛羊一样,每向前一步,就离死亡更近了一步。这个比譬虽然丑陋难听,但是合理的。通达人士不对死亡发愁不是因为他们不想追求,是因为他们本来就不知道免除死亡的道术。然而凭白的独自焦愁,并非不想长久生存。周公曾求神灵用自己的生命代替武王去死,孔子曾拖着拐杖悲叹世风日下。由此可知,圣人也是不乐于死的那么快。俗人见庄子有人生如梦的比喻,于是又竟相宣扬生死的相同的言论。进行强词夺理的诡辩,故意作些叛逆言论,都是孔子所说的,破坏科条,应予杀戮。现在考察持生死相同之说的人,他们得病之后,马上就求医扎针;遇险之时,总是特别害怕死亡。然末流世俗的通弊是不崇信真理,背离经典而研究子书。如果不能说出反常的、诡辩的言论的,他们就认定该人粗野,不知老庄学说。所以,那些没有骨气而迎合世俗之人,往往被不正确的学说所左右,而不能自拔了。老子把长生久视做为追求的事业,而庄子则更看重能在泥坑里自由摆尾的龟,不做那鱼网里待灼待卜的龟,也不做披文戴绣将为祭牲的牛,但饥饿时庄子向监河侯求借粮食,由此可知他也不是真能视死如归的人。晚学后生不能考查真伪虚实,却要偏据一辞,不也太荒谬了吗?再者,人要深埋于九泉之下,漫漫长夜无穷无尽,初为蝼蚁之食,最终与尘土合为一体。想起就让人心热发慌,不知不觉哀叹起来。假如心怀求生的志愿,怎会不抛开闲散事物,以便修炼玄妙道业呢?那些不信的人也就罢了,那些相信的人,却又担心没能把世俗人情荡尽,而不能专心从事修道养生。只是他们在世俗事务的余暇时间修道,因此有的人修了道,但为时太晚,结果多数不能成功。凡人所迫切追求的是权势、功利和满足私欲。如果自己的身体不保全,即便是高官厚禄,重权大势,金玉成山,美女上万终不是自己的。因此,上等人士先要追求长生的事业,长生确定,方可随心所欲。即使不能升天,也可暂时于人间做一个地上之仙,如彭祖和老子,留在世间几百年,不失人间的欢愉,然后慢慢超脱,也算盛事一桩,然而必须找到好师傅,不侍奉师傅,也不无法得道成仙。过去汉太后随夏侯胜学习《尚书》,赐给夏侯胜黄金百斤,其他物品无数,夏侯胜死后,太后又赐他家里钱二百万,并为他素服致哀一百天。汉成帝在东宫做太子时,随张禹学习《论语》,到他登上帝位,赐给张禹爵关内侯,食邑千户并拜他为光禄大夫,赐黄金百斤,后来成帝又转迁张禹为丞相,进爵为安昌侯。到张禹年老,请求解职,成帝又赐他安车驷马、黄金百斤,钱数万。张禹生病,成帝前往探视,并亲自到张禹床前施礼请安。章帝在东宫做太子时,随桓学《孝经》,到章帝登上皇位,拜桓荣为太常上卿,天子驾临桓荣的住所,让桓荣坐在面朝东方的尊位之上,并为他设置了几杖。当时会集百官及桓荣的门生数百人,章帝按所受学业登台讲说。章帝还赐桓荣爵关内侯,食邑五千户,遇到桓荣生病,章帝也亲自到他家中,进巷后就下车,怀抱经卷前行,仍如弟子之礼节。到桓荣去世时,章帝亲自为他素服致哀。上述这几位师长既不能上沙场攻城野战,冲锋陷阵开拓疆土,擎旅持节出使外邦,劝说番国服从中原领导,在异域施展才华建立功勋。他们仅凭讲授一种经书学术,揭示文句意义,而得到皇帝的尊宠和敬重,以达到如此尊崇的地位,这些人只是在讲解一些古代列人遗留的言论,而贵为帝王的人却要屈尊降节来奉侍他们。世上有些人想要尝试修炼长生之道,不肯对胜任的师傅谦恭,而是急迫地逼师傅,以图求取最为紧要的东西,这难道能行得通吗?弟子们的谦逊恭敬和奔走效力,对师傅会有什么丝毫的增益吗?然而不这样,弟子就会不尽心,他们不尽心,让人传教就不会尽力,传教不能尽力,弟子们又如何能把秘诀全部学到手呢?师傅在不得已的情况下,就会把浮浅的东西昭示弟子,弟子们又如何能修成长生不死的功法呢?也有的人表面上喜欢和相信仙道,然而他们信道的诚意并没有根槙心里,只有索取的欲望,表面装出来谦恭,结果几天下来,怠慢之情就已暴露。假如遇到的是明智的师傅,他总希望详细地观察求学弟子的态度变化,长时间予以考验,故意不把要害告诉弟子,以便观测弟子的意向。像上面所提的心志不坚的弟子,虚情假意就会暴露,明师最终不会将道术传授给他,即使传授一些,也不会完全说出实话来,师傅所说不透彻,对弟子的修行就没有多大益处。陈世安年仅十三岁,原本只是灌叔本门客的儿子,但他却先得了仙道。叔本已是七十岁的白发老翁,每天早晚都拜请陈世安并说,仙道尊崇德行尊贵,先行得道的人当之无愧的是师傅,我不敢丝毫怠慢,向您尽弟子之礼。于是陈世安把要方告诉了灌叔本,叔本于是也成了仙。人生下来,首先从天地处接受精神,从父母那禀受气血,但如果得不到明师指点,告诉他度世升天的道法,也就无法避免一死,凿石虽有余焰,毕竟难以久燃,躯体虽然尚存,寿命却已衰竭了。由此说来,明达师傅的大恩,的确是超过了天地,重于父母了,难道不应崇敬他吗?难道不值得访求他吗?“

孙启泰风水老师:《抱朴子》内篇·勤求(1) - 堪舆老师孙启泰 - 孙启泰风水大师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