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中华周易文化研究院

网址:www.zhzywh.com ,tel.13714553011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孙启泰:《笑林广记》腐流部 终结篇  

2016-10-11 15:18:54|  分类: 历史/文化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  孙启泰:《笑林广记》腐流部 终结篇 - 堪舆老师孙启泰 - 堪舆老师·孙启泰

  咬饼

  一蒙师见徒手持一饼。戏之曰:“我咬个月湾与你看。”既咬一口。又曰:“我再咬个定胜与你看。”徒不舍,乃以手掩之。误咬其指。乃呵曰:“没事,没事,今日不要你念书了,家中若问你,只说是狗夺饼吃,咬伤的。”

[译:有个教幼童的先生看见弟子手拿一饼,便对弟子开玩笑说:“我咬个月牙给你看。”接着咬了一口。之后又说:“我再咬个月牙一定好于上次给你看。”弟子不给,并用手遮掩住饼。先生又咬一口,误伤弟子手指。于是哄弟子说:“没事没事,今天不让你念书了,家里人如果问你为何手指有伤,你只说是狗抢饼吃,咬伤的。”]


  是我

  一师值清明放学,率徒郊外踏青。师在前行,偶撒一屁,徒曰:“先生,清明鬼叫了。”先生曰:“放狗屁!”少顷,大雨倾盆。田间一瓦,为水淹没,仅露其背。徒又指谓先生曰:“这像是个乌龟。”师曰:“是瓦(瓦我同音)。”

[译:有个教书先生逢清明放学,带弟子到郊外踏青。先生在前边走,偶然放了一屁,弟子说:“先生,清明鬼叫了。”先生说:“放狗屁。”不一会儿,大雨倾盆,田间一瓦被水淹没仅露其背,弟子又指着对先生说:“这像是个乌龟。”先生说:“是瓦(音我)。”]


  屎在口头

  学生问先生曰:“‘屎’字如何写?”师一时忘却,不能回答。沉吟半晌曰:“咦,方才在口头,如何再说不出。”

[译:学生问先生说:“‘屎’字如何写?”先生一时忘却回答不出,沉吟片刻说:“咦,方才在口头,怎么又说不出!”]


  瘟牛

  经学先生出一课与学生对。曰:“隔河并马。”学生误认“并”字为“病”字,即应声曰:“过江瘟牛。”

[译:经学先生出一字题让学生对。先生说:“隔河并马。”学生误以“并”字为“病”字,即应声道:“过江瘟牛。”]


  个人个妻

  一上路先生向人曰:“原来吴下朋友的老妈官,个人是一个歌喇。”

[译:一上路先生向人说:“原来吴下朋友的老妈官,个人是一歌喇。”]


  咏钟诗

  有四人自负能诗。一日同游寺中,见殿角悬钟一口。各人诗兴勃然,遂联句一首。其一曰:“寺里一口钟。”次韵云:“本质原是铜。”三曰:“覆转像只碗。”四曰:“敲来嗡嗡嗡。”吟毕,互相赞美不置口,以为诗才敏捷,无出其右。“但天地造化之气,已泄尽无遗。定夺我辈寿算矣。”四人忧疑,相聚环泣。忽有老人自外至,询问何事,众告以故。老者曰:“寿数固无碍,但各要患病四十九日。”众问何病,答曰:“了膀骨痛!”

[译:有四个人自以为会作诗。有一天四人一同到寺院里游玩,见殿角悬挂着一口钟,各个诗兴勃发,于是联句一首,其中一人说“寺里一口钟”,第二个人说“本质原是铜”,第三个人说“覆转像只碗”,第四个人说“敲来嗡嗡嗡”。四人吟诗完了,互相赞不绝口,皆以为诗才敏捷,没人能超过。“只是天地造化之气,已泄无遗,必定剥夺我们这些人的寿命。”于是四人忧愁疑惑起来,围在一起哭泣。忽然有个老人从外面进来,向他们询问为何如此,四人以实相告。老人说:“寿命倒不会减少,但得要患病四十九天。”那四人问是什么病,老人回答说:“全都是膀骨痛。”]

孙启泰:《笑林广记》腐流部 终结篇 - 堪舆老师孙启泰 - 堪舆老师·孙启泰 

  做不出

  租户连年欠租,每推田瘦做不出米来。士怒曰:“明年待我自种,看是如何?”租户曰:“凭相公拚着命去种,到底是做不出的。”

[译:佃户连年欠租,推说田不好,没有收成。秀才说:“明年我自己种,看是不是你说的那样。”佃户说:“任凭相公拼命去做,还是做不出来。”]


  蛀帽

  有盛大、盛二者,所戴毡帽,合放一处。一被虫蛀,兄弟二人互相推竞,各认其不蛀者夺之。适一士经过,以其读书人明理,请彼决之。士执蛀帽反覆细看,乃睨盛大曰:“此汝帽也!”问:“何以见得?”士曰:“岂不闻《大学》注解云:‘宣(作先)著(作蛀),盛大之貌(帽同音)。’”

[译:有盛大、盛二兄弟俩人,他们戴的毡帽,放在一起。一顶被虫蛀了,兄弟二人互相争夺没有被虫蛀过的帽子。正好有一秀才路过,读书人明理,就找他断。秀才拿着虫蛀帽子反复细看,然后斜着眼睛看盛大,说:“这帽子是你的。”问:“何以见得?”秀才说:“难道没听《大学》注解说:‘宣(先)著(蛀)盛大之貌(帽)。’”]


  歪诗

  一士好作歪诗。偶到一寺前,见山门上塑赵玄坛喝虎像。士即诗兴勃发,遂吟曰:“玄坛菩萨怒,脚下踏个虎(去声念音座)。旁立一判官,嘴上一脸恶。”及到里面,见殿宇巍峨,随又续题曰:“宝殿雄哉大(念作度),大佛归中坐。文殊骑狮子,普贤骑白兔。”僧出见曰:“相公诗才敏妙,但韵脚欠妥。小僧回奉一首何如?”士曰:“甚好。”僧念曰:“出在山门路,撞着一瓶醋。诗又不成诗,只当放个破(破声屁也)。”

[译:一相公好作歪诗,偶到一寺前,见山门上塑有赵玄坛喝虎像,诗兴大发,遂吟道:“玄坛菩萨怒,脚下踏个虎,旁立一判官,嘴上一脸恶。”走到里面,见殿宇巍峨,随又继续作诗道:“宝殿雄哉大(音度),大佛归中坐,文殊骑狮子,普贤骑白兔。”僧出来见了说:“相公诗才敏妙,但韵脚欠妥,小僧回赠一首如何?”相公说:“很好。”僧念道:“出在山门路,撞着一瓶醋,诗又不成诗,只当放个破(读屁音)。”]


  问藕

  上路先生携子出外,吃着鲜藕。乃问父曰:“爹,来个啥东西,竖搭起竟似烟囱,横搭竟好像泥笼,捏搭手里似把弯弓,嚼搭口里醒松醒松。已介甜水浓浓,咽搭落去蜘蛛丝绊住子喉咙,从来勿曾见过?”其父怒曰:“呆奴,呆奴!个就是南货店里包东西大(读土音)叶个根结么。”

[译:上路先生携子外出,吃着鲜藕。子问父:“爹,来个啥东西,竖搭起竟似烟囱,横搭竟好像泥笼,捏搭手里似把弯弓,嚼搭口里醒松醒松。已介甜水浓浓,咽搭落去蜘蛛丝绊住子喉咙,从来勿曾见过?”其父怒道:“呆奴,呆奴,这个就是南货店里包东西的大(读土音)叶个根结么。”]


  老童生

  老虎出山而回,呼肚饥。群虎曰:“今日固不遇一人乎?”对曰:“遇而不食。”问其故,曰:“始遇一和尚,因臊气不食。次遇一秀才,因酸气不食。最后一童生来,亦不曾食。”问:“童生何以不食?”曰:“怕咬伤了牙齿。”

[译:一只老虎出山回来,喊肚子饿了,群虎说:“今天一个人也没遇到么?”回答说:“遇到了但没有吃。”问其原因,回答说:“开始遇到一个和尚,因为臊气没吃;之后遇到一秀才,因酸气没吃;最后来了一个童生,也没有吃。”群虎问为何没吃,回答说:“怕咬伤了牙齿。”]


  认拐杖

  县官考童生,至晚忽闻鼓角喧闹。问之,门子禀曰:“童生拿差了拐杖,在那里争认。”

[译:县官考童生,临近终了时忽然听到鼓角喧闹。县官问怎么回事,门人禀报说:“童生拿差了拐杖,在那里争认。”]

孙启泰:《笑林广记》腐流部 终结篇 - 堪舆老师孙启泰 - 堪舆老师·孙启泰 孙启泰:《笑林广记》腐流部 终结篇 - 堪舆老师孙启泰 - 堪舆老师·孙启泰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